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最新网址

您当前的位置: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 知之汇 > 知之专栏 > 特别策划:

标识商品来源的重新包装行为探讨——以“不二家”案为例
来源:省高院 发布日期:2016-11-30 浏览次数: 字号:[ ]

摘要:商标具有识别来源的功能,也有品质保证、信誉承载功能。对于自行制作商标标识表明商品正确来源的重新包装行为,如果其贬损了商标的品质保证功能,基于品质保障功能的独立性、延续性,此时可以独立的适用品质保证功能损害作为判断侵权的依据,而无需进一步判断是否易于造成混淆。再次销售时纯粹地分装销售散装商品,或商标的指示性使用,可以适用权利穷竭原则予以抗辩,而当商品的品质保障功能被损害时,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

关键词: 重新包装? 品质保障? 权利穷竭? 侵权要件

?

重新包装商品进行分装销售是市场中常见的商业惯例,在涉及重新包装的不二家案判决中【(2015)杭余知初字第416号)】,新葡新京创新性地引用了现行《商标法》第57条第七项所规定的“ 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侵害行为”作为依据,判决被告在正确标明商标来源的情况下造成不二家商标的质量保证功能的损害,亦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此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自行制作标志表明商品正确来源的重新包装行为是否构成侵权?而要解答这一问题,关键在于弄清楚此案中的重新包装行为是否贬损了商标的品质保证功能的问题,以及商标权利穷竭原则在本案的适用。

?

一、重新包装行为中商标品质保证功能的适用

“商标的功能是商标赖以存在的基础,对于商标的侵害足以达到损害其功能的程度的,不论是否具有市场混淆的后果,均可以直接认定构成商标侵权行为”[1]。本文即是从商标功能出发讨论标识正确来源的重新包装行为侵权的界限,并认为商标的品质保障功能受到侵害,亦能作为独立依据来判断是否侵犯商标专用权。

?

(一)商标品质保证功能是否具有商标侵权判断的独立性

尽管主流学术界均承认商标具有质量保证功能,但质量保障功能是否可以独立的成为判断商标侵权的依据,却存在不同意见。目前新葡新京判断商标侵权的标准主要是依据商标的来源识别功能,但品质保证功能应当具有判断商标侵权的独立性。其原因有:

1.品质保证功能可以保证商标权人对贴附商标的商品质量的控制。来源识别功能和品质保障功能皆属于商标的功能,但两者侧重点不一样。来源识别功能更倾向保护公众识别判断的正确性,而品质保障功能则更侧重于商标权人对商品质量的控制。两者侧重性不同,因此品质保障功能也应同来源识别功能一样具有判断依据的独立地位。

商品的质量好坏决定了消费者是否选择购买,而商标的来源识别功能只是构建起商标权人和消费者二者之间利益的桥梁,[2]消费者是否真正选择特定商品,最终还需依据其对商品质量有何种追求。可以说,对贴附商标商品质量的“认可”才是消费者关注的关键。也就是说,消费者会将其想象或经验得出的商品质量与商标相联系,注重辨识商标只是为了甄别商品质量好坏,这也吻合了歇希特教授“商标的真正功能在于识别某种令人满意的产品”的观点。[3]假设消费者遇到不同质量包装的同一商品、且还带有同一商标的情况,基于所购商品质量缺乏稳定性的考虑,消费者可能不再通过认可该商标来选购商品,此时,消费者并未被混淆,商标权人因没有完整地控制同一商品的质量,使得商标信息与产品质量脱节,此时,商标对商品品质的保证功能被劣质包装破坏了,这种情况发生后,消费者依然可以通过改变购买习惯获得其希望质量的商品,受到的损害几乎为零,而被否定商标的所有权人则会承担失去顾客信赖、商誉受损的后果。因此,出于保护商标权人的目的,商标的品质保证功能应当具有判断商标侵权的独立性。

2.品质保障功能可保护商标权人在同类商品中的竞争优势。正如余俊学者所说:“ 商标或其法律保护的正当性不可能以抽象的形式存在,换言之,脱离了特定时期自由市场的实际背景,商标的存在将毫无意义。”在市场销售中,与商品的来源识别功能相比,商标的品质保障功能可以更直接地将商品与商标权人利益挂钩,究其原因,是因为如今商品市场不仅种类繁多,同一种类商品也有诸多竞争者,如果各商家的产品质量差距极小,商家竞争焦点可能就集中于包装和命名上[4],现如今日益火热的文案和设计行业就映射了此观点。商品的包装本身不仅仅起到保护商品与打包携带的作用,其更多地还蕴含着美化商品、宣传商品、提升商品价值的重要功能,因此各大商家才会在包装的形式、选材、配色上煞费苦心,这种凝结在商品包装上的商品价值显然也是应当受到保护的。

如果出现行为人改变商品原有的外包装的行为,虽然未混淆商品正确来源,此时商标的来源识别功能未被损害,但因构成商品整体质量的破坏,并对该商标与原生产商的联系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扭曲与弱化,对商标权人商誉产生了实际损害是不争的事实。而质量保证功能的独立适用就可以弥补来源识别功能不能发挥作用时的缺憾,因此商品的品质保证功能也有必要得到单独适用。

3.国外确认品质保证功能具有判断依据的独立性可以供我国借鉴。在美国,商标品质保证独立性立法发展较我国明确,例如美国判例法确立的规则明确了品质保障功能的独立适用条款,并将其作为一种权利来保护:“ 发生商品转售时,商标权人享有控制商品品质的权利,如果他人的转售行为影响、削弱或剥夺了商标权人的品质控制权,则构成商标侵权。”[5]Davidoff&Cie SA v.PLD International Corp案也体现了这一规则,案件中原告销售商标为“Davidoff Cool Water”的商品,被告将原告商品包装的条形码移除并销售,新葡新京就最终判决为“被告改变货物或其包装盒的行为属于未授权行为,因其改变了原告商品的外观,影响了商标权人控制其产品质量的权利,可能构成商标侵权。”[6]可以看出,美国对品质保障功能保护的应用是较为明确的,相比而言,我国商标法的条款规定显得更为模糊。我国现行商标法多处也规定了质量保证条款,如第1条“促使生产、经营者保证商品和服务质量”、第 47 条“许可人应当监督被许可人使用其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被许可人应当保证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但对品质保障功能的地位确定较为模糊,长远看来,为了规范商品市场,保障商标权人的品质控制权,品质保证功能在实际中能发挥的独立作用也不应该被忽略。[7]

?

(二)商标品质保证功能中的延续性

商标品质保证功能的延续性,即商标并不保证所售商品的质量优异,它所真正担保的是特定商品持之以恒的质量。例如,假设消费者不喜欢带有某商标的产品,那么此种产品可能永远被消费者拒绝购买;而如果消费者感到满意,就可能再次、多次、甚至永久选择某商品。

人和商标质量保证功能是相互依赖的关系,商标权人为自身品牌发展,在商品质量方面所做的选择,应视为一种由法律赋予的自主权利(以相关法律规定的安全标准为底线)。这是因为商标本身具有积累商誉的作用,能对商标权人产生激励,从而促进商品保持高质量、持续性发展,但这种作用仅是一种推动力,并不是商品质量的决定因素,最终决定商品质量的依然是商品的生产者,更进一步说,往往就是商标权人。商标权人可以选择生产高质量产品,也可选择基于安全标准的一般质量,这类决定作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消费者都会对某某商标产品形成特定质量的印象,这种印象不一定是“优质”,它真正担保的是特定商品持之以恒的质量。当然这种延续性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商标权人为了拓展市场而提高产品质量,消费者购买后口口相传即又会形成另一种产品印象。但无论商标权人如何改变质量,控制商品质量的行为都仅限于商标权人、或被授权人,他人未经允许不能随便使用特定商标销售与原商品质量不同的商品的。

商标权人虽然需要承担了商标法规定的基本质量保证义务,即“ 商标使用人应当对其使用商标的商品质量负责”,但并没有保证商品质量持续高于质量标准的义务,商标权人若选择持之以恒的高质量,则需在后续付出大量成本维持本品牌的良好商誉,这些成本包括产品原料、生产技术、包装设计甚至产品的各个方面,而例如重新包装行为,对商品任何部分造成的任何改变、损害都会直接作用于整体商品的质量中,如此一来便会打破商品质量保证的延续性,并贬损公众对该商标的信任,这种行为显然也是需要法律规制的。

?

(三)不二家案中的重新包装行为是否可适用商标品质保证功能作为侵权判断依据

1.此案中“商标品质保障功能”可以独立适用。如前文所述,我国商标法肯定商标的质量保证功能,商标权人维持贴符该商标产品的优秀品质,是其参与市场竞争的必然条件。《商标法》应制止破坏商标品质保证功能的行为,而不二家案中原告商品的整体质量因被告擅自而为的重新分装行为受到损害,从保护商标权人的合法权利出发,不二家案中商标权人的权利在我国的商标法规制下理应得到保护。

2.涉案被告侵犯原商品整体质量的行为破坏了不二家商品质量的延续性。消费者认定、信任购买某商品需达成两个条件:第一,标有同一商标的商品或服务来自于同一厂商;第二,该商品或服务的质量应该基本稳定。只有具备了这两个条件,生产和消费之间才能形成良性互动的局面,而不二家案的重新包装行为则打破了这一良性平衡。本中钱某某的行为主要有三点:一、售卖正品不二家糖果;二、购买非正品的、带有不二家商标的包装,三、将正品糖果置于非正品包装内将两者呈一个整体进行售卖。大家可以基于这三种行为做如下假设和分析:

首先,如果单就钱某某买进散装不二家糖果并分其他重量转售的行为而言,因为其并未损害不二家糖果的整体性,故不构成侵权;其次,如果单就钱某某买进带有不二家商标的非正品包装、再将包装转售的行为而言,此行为就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了,因为钱某某购入的包装并非不二家授权产品,若再转售此包装,则构成“商标的使用”,进而侵犯了不二家商标的商标专用权;再次,如果结合一二两种行为来看,也就是本案钱某某真实所为,将非正品包装与正品糖果成为一个商品整体进行售卖,此行为虽然标识了糖果的正确来源,但消费者对此的第一印象却是来源于钱某某所采用的非正品包装,而此时非正品包装与正品糖果已经成为了一个整体,消费者对于商品质量的判断就是结合二者而做出的。正品包装盒的价值显然是大于非正品仿冒包装盒的,故即使包装上的商标来源正确,非正品包装盒也不符合不二家对于糖果包装的质量要求,对不二家商标商誉造成了贬损,打破了其长此以往良性延续的商品质量,进而能以侵犯商标品质保障功能独立判断其构成商标侵权。

?

二、重新包装行为中权利穷竭原则的适用

商标的“权利穷竭原则”也被称为“首次销售原则”,即经过商标权人许可或者以其他合法方式投放市场的商品,在被购买之后无须经过商标权人许可,就可将该带有商标的商品再次售出。[8]

但这一原则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可适用,例如《BIRPI发展中国家示范法》就规定:以“销售商品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作为权利穷竭的适用条件,制止了这一原则的滥用;《欧共体商标一号指令》第7条第2款也规定:“如果商品在被投放市场之后,其状态已经发生了改变、或商品受到了损害,则商标权用尽原则不再适用。”可见,权利穷竭原则的适用应当是有条件的,需要视情况而定。

?

(一)适用权利穷竭原则的重新包装行为

适用权利穷竭的重新包装商品应当是:在重新包装后,商品外观、内在品质等方面均与原商品一致的商品。日常商业活动中非商标性使用的重新包装是适用权利穷竭原则最普遍的情况,这种情况又可细分为两种:一种是纯粹地分装销售散装商品,此种情形属于销售惯例,例如用塑料袋分装一定重量的散装糖果,按每袋多少元的价格售卖,这一行为其仅是单纯的分装销售,不涉及商标的使用,属于物权法上的处分行为,故可适用权利穷竭原则。另一种是商标的指示性使用,这一规则系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新葡新京于1992年在New Kid On the Block v. News America Publishing, Tnc.案中最先确立,是指经营者在商业活动中善意、合理地使用他人注册商标,客观、善意地说明自己商品或服务源于他人,或者指示自己商品的用途、服务对象以及其他因素与他人的商标或服务存在关联[9]此种情况有时会附加于第一种情况,作为分装后商品或服务的说明,但无论如何,因为在商标指示性使用中,使用人是直接使用权利人的商标指向商标所有人的商品或服务,而不存在使用者另行添加的其他服务或改变,所以不构成对商标权人的损害,故亦可适用权利穷竭原则。

我国商标法目前对于“重新包装”和“权利穷竭”都没有明确规定,在立法方面基本处于空白状态,相比而言,国外在重新包装与权利穷竭的关系上有着更深入、明确的认识。例如在美国的COTY案中,新葡新京认为被告未能向公众表明商品已被重新包装的事实,进而做出了四点披露:1.贴附某商标的产品已被重新包装;2.重新包装与原生产厂家无关;3.重新包装行为实施者的名称4.没有以不同样式、颜色来标识原商品商标[10]Coty披露给了大家很好的启示,例如重新包装是否侵权要判断是否损害产品的整体质量、注重区分原厂与重新包装者等。可以看出,如果重新包装未影响产品的整体质量,重新包装者也告知了消费者重新包装的事实,商标的“主要功能”未被破坏,重新包装产品就可以适用权利穷竭,商标所有人就不能禁止重新包装产品的进一步流通。

?

(二)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的重新包装行为

根据重新包装适用权利穷竭的情况反推可知,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的重新包装行为可参照“ 原商品首次销售后产生不可控的变化”来判断,据此,可以提出不适用该原则的几种情况:

1.被损坏包装的重新包装行为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如果商品首次出售包装外观和内在质量受到非商标权人的影响,原本特定商标与特定商品间构成联系所产生的外在形象就会受到破坏,这种不良影响的会削弱消费者对特定商标及产品的信任,商标权人的利益更是会直接受损。需注意的是,对商品的损害只要涉及对整体性的破坏就足以构成不适用权利穷竭的情况,因为某一商品的组成单位、零件多种多样,但最终投放市场销售的是一个整体的、完整的商品。因此如果商品整体性被破坏,在这种情况下,商标权人是有权禁止他人继续使用自己的商标,为了保护商标权人的利益,此时发生商标权利穷竭原则的例外[11]

2.被优化包装的重新包装行为依然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原商品被加工或包装被更改,使得产品整体更加优质、精美。此种情况在2008年广州中院一审审理的“ZIPPO案”中就得到了鲜明地体现,被告用正品ZIPPO打火机为原料,进行了复杂地雕花再造,使得该商品的价值相比原商品得到了提升。此案依据被告行为构成对商品“实质性改变”被判侵权,可以看出被即使是被优化的商品,因为包装、加工后的商品来源并非原厂家,实际上混淆了真正的生产商和制编辑之间的区别,只要相比原商品发生了变化,任何对原商标的标识都有攀附商誉的嫌疑,这种不受权利人控制的质量优化反而有可能损害其利益,是不能免责的。另外,这种“搭便车”的行为还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因为实施优化原商品的目的大多为牟取更多利益,重新包装即使能让商品外表更为精致,也只是借着某一特定商标商誉抬价出售的手段而已,而这一行为不受商标权人控制,对其带来的损害难以预估,就规范市场秩序而言,也应受到法律规制,不应适用权利穷竭原则。

?

(三)不二家案是否适用权利穷竭原则

不二家案不应适用权利穷竭原则有以下几个原因:

1.涉案商品系不合理的商标性使用

(1)涉案对于不二家商标的使用不符合指示性使用抗辩。指示性使用应当不会使人误认其商品或服务直接来源于商标权人,属于非商标性使用。但本案根据钱某某抗辩“虽然更换了包装,但如实告知消费者该商品是不二家的糖果”,可以得知钱某某是有意地使消费者见到包装后误认该商品从包装到内里的糖果(即整体商品)均为不二家原厂生产,并没有明确告知产品已重新分装的事实,进而淡化了自身更改包装的行为,这是侵犯权利人商标权的商标性的使用,故指示性使用抗辩不能成立,不应适用权利穷竭原则。

(2)被告钱某某主观上非善意,使用目的非正当。钱某某之所以花费更多的成本使用带有不二家商标、材质和形式都与正品有明显差异的包装,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在淘宝同类售卖不二家散装糖果的卖家中,能以“包装精致”吸引消费者眼球,消费者对比直接购买不二家16斤整装糖果的正品售卖价格会以为被告的产品更为实惠,钱某某显然是能从中获利的。有观点认为钱某某的分装行为只是“好心办坏事”,若他只是用简单的塑料袋分装销售,则不会构成侵权——因为主观上是善意的。这一观点在情理上似乎说得通,但却有意忽视了商标权人正当的权利以及商标法上关于商标使用的问题,因为简单的分装售卖属于单纯的物权处分,并不涉及商标的使用,故这种较为极端的举例并不恰当。无论如何,涉案行为会使得消费者轻信这种包装就是正品不二家企业所生产,进而将其固化为对不二家商品的品质印象,这对于不二家商品质量的控制权是有所贬损的。

2.对原商品造成了损坏

重新包装适用权利穷竭原则的应当是原商品,而涉案商品已经不是不二家生产的“原商品”,因为本案被告的行为并不是简单的分装销售,而是使用自行准备的非正品包装进行分装转售,这种行为将包装盒与糖果形成了新的商品整体,与原商品(散装16斤的糖果)相比已有较大的形态改变,因此已经不属于原不二家产品,既然已不是“原商品”,自然不能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而是未经授权、不正当的商标使用。

另外,即使被告的重新包装行为优化了不二家产品,其行为也是不适用权利穷竭的。被告进行重新包装行为所使用包装的材质、大小、式样与不二家产品有明显差异,假设其品质、设计均优于不二家的原产品,因为被告未经不二家企业授权,其重新包装本质上依然属于超越限权的行为。这种不受商标权人控制的优化改造行为并不能完全摆脱攀附商誉的嫌疑,故仍不适用权利穷竭。

?

三、重新包装行为构成侵权的要件

?

(一)重新包装行为构成商标侵权不需要以产生混淆为必要前提

1.商标法并未明确规定产生混淆是商标侵权的必要条件。从我国目前的法律规定看,商标法并未规定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混淆是构成商标侵权的必要条件。如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中,规定未经许可在相同或相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相近似的商标构成侵权,最高澳门新葡新京在《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9条和第11条中明确了以消费者的误认或混淆作为判断商标是否近似以及商品是否类似的依据,但都未明确说明产生混淆是商标侵权的必要条件。

2.从商标法的立法角度看保护商标权人对商品质量的控制权是必要的。从立法角度而言,将混淆界定为侵害商标权的判定标准预设了商标法的消费者中心主义,模糊了商标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界限。[12]从法理学的角度而言,各部门法在法律关系调整对象、调整方法等方面都应有一定区别。因此,保护消费者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任务就更加贴切,而不是应当属于《商标法》,本文认为商标法着重保护的应当是商标权人的利益。在非商标权人擅自将正规来源的商品重新包装、改变商品整体质量的行为中,直接受害人是商标权人,因为商品实际使用部分的质量未被改变(仅仅是外包装影响整体质量),消费者其实根本没有受到损害,而在例如知假买假的情况下,消费者更不存在“受害”一说,故商标权人此时受到特定法律的保护显得更为合理。因此从立法角度而言, 保护商标权人保证商品质量的控制权,是应有之意。

3.重新包装行为涉及商品品质是第一位而涉及混淆是第二位的。就重新包装侵权的性质而言,重新包装侵权所造成的损害首先直接作用于原商品本身,而不是首先对消费者造成混淆,造成混淆是消费者基于识别之后在主观上的混淆。也就是说,只有基于原商品在重塑后受到质量、外观或其他方面的损害,消费者才有可能产生混淆。但即使未产生公众混淆,重新包装行为对于原商品的损害依旧可能存在,侵权行为同样也是可能存在的。重新包装行为在标识错误来源、误导消费者购买造成混淆时构成侵权是毫无疑问的,但像不二家案这类标识正确来源、未产生混淆的重新包装,司法实践不应武断地连接混淆与侵权的关系,而是应该更多地站在保护商标权人正当利益的角度,以商品质量为出发点维护权利人的商标专用权。

?

(二)重新包装行为导致商标侵权的构成要件

1.造成商品商誉的贬损

商誉是凝结在商标上的财富,商标权人保障商标品质功能归根到底是为了提高商标商誉。商誉借助于商标得以传承,涉及商标使用的重新包装行为若造成商誉贬损,商品商誉的传承将被打断,若放任不管任凭其流通市场,则可能将本应附加在商标上的商誉影响力逐渐消除。商标上承载的商誉的多少,直接决定了该商标是否具有知名度以及具有何种知名度,[13]知名度对于商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不仅决定了某一商标是否能够被认定为驰名商标,更决定了某一商品是否能形成稳定的消费市场,而占领市场推广产品是所有商品提高销售量的必由之路,重新包装对商誉的贬损可以对商品本身造成直接损害,这一作用也会即刻体现在影响商标权人的销售利益上。因此,出于对市场秩序和商标权人的保护,造成商品商誉贬损的重新包装行为应当被禁止。

2.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

大家看待重新包装行为,除了看到商业惯例中的分装销售,也需要预见到重新包装使产品脱离商标权人控制的情况。如果经销商改变产品的原有性质或形态,如变质、受损等,却仍使用原商标进行销售,继续销售可能使消费者对商标权人的商品低质量形成固定印象,从而导致商标权人市场声誉受损,此时就不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商标权人也由此有权用法律手段进行干涉。包含常识产权的商品首次进入流通领域必须由常识产权人控制,权利穷竭原则只适用于“合法投入”市场的商品[14],对于改变原商品形态或性质的重新包装行为并非商标权人所为,这妨碍了商标权人对商品质量的管理和控制,不属于合法投入的范畴,这种行为显然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

3.不属于其他合理使用行为

商标合理使用是指在一定条件下的商标使用没有侵犯他人商标权的行为,在商标侵权案中通常是一种重要抗辩事由。重新包装行为若构成商标侵权,除了前文所述的造成商品商誉的贬损、不适用权利穷竭原则,还需将重新包装行为与以下四种合理使用情况相区别:

(1)使用者主观上的善意:使用人的使用方式还应当是符合一般商业惯例和诚实信用原则,不能存在故意“ 搭便车”进行不正当竞争的主观恶意;

(2)使用者属于必要使用商标:例如为了说明产品中某一零配件而使用商标的文字,该使用是说明产品或服务的真实信息所必须的。

(3)使用结果对商标权人不存在不良关联性[15]:商标使用应当不会使公众认为,某种非来源于商标权人所为的不良影响与商标权人存在某种关系,例如使用他人商标行为对商标权人商标产生贬损,影响了商标所固有的形象和声誉时,即是损害了商标权利人的利益,不属于正当使用。

?

四、结语

?重新包装简单看来只是一个商业惯例,但在保证商品顺利流通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对商标权人的保护。重新包装转售行为即使标识了正确来源,若对商品的质量或信誉造成贬损,亦属于商标侵权行为,而不能以权利穷竭原则做为掩护手段。我国关于重新包装、商标侵权认定方面规定不明确、不充分、不细致的问题在此案中相继暴露,不二家与其他个案之间比较后出现极易产生分歧的情况,也让大家看到我国目前常识产权法的体系混乱,例如一些学者认为的:总论和分论部分上下脱节;分论之间互不相通;同民法之间也是内外失调。

不二家案从判决一锤定音到现在,已被各类观点讨论了多次,但此案给中国常识产权领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它让人们对于重新包装行为有了更深的了解和反思,这种对实践问题的思考也正是立法司法所必须借鉴参考的。可以窥见,在未来,我国立法在保护商标权人、销售者和消费者之间平衡的问题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相信随着我国商标制度的健全和人们法律意识的提高,我国市场中的商标使用定会得到更加积极的规范。

?

?

(撰稿: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法学院、杭电智慧城市研究所??? 唐雯琳、郑海味)

??????


[1] 孔祥俊:《商标与不正当竞争法原理与判例》,法律出版社2009年7月第一版。

[2] 李扬:《常识产权法基本原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0 年版,第 709 页。

[3] 李士林:“商标质量功能论争与立法抉择”,载《法治研究》2013年第2期。

[4] 劳伦斯.M.弗里德曼:《美国法律史》,苏颜新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版。

[5] 何鹏:《商标品质保证功能研究》,华东政法大学硕士论文。

[6] See Brilliance Audio Inc. v Haights Cross Communications Inc., 2004 U.S. Dist. LEXIS 26999; Copy. L. Rep. (CCH)P28,952; 77 U.S.P.Q.2D (BNA) 1236.

[7] 余俊:“商标功能辨析”,载《常识产权》2009年第6期。

[8]]王迁:《常识产权法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489页。

[9]郝廷婷,王敏:“将他人商标作为指示商品来源唯一标识不属于合理使用“”,载《人民司法》2016年第2期

[10]See Prestonettes, Inc. v. Coty, 264U.S.359 (1924).

[11] 杨源哲,杨振洪:“商品状况改变后的权利穷竭问题研究”,载《常识产权》2014年第1期

[12] 李雨峰:“重塑侵害商标权的认定标准”,载《现代法学》2010年第6期

[13] 周波:“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独立性与商誉的延续性”,载《电子常识产权》2013年第7期

[14] 冯晓青:“常识产权的权利穷竭问题研究”,载《北京科技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3期。

[15] 王莲峰:“我国商标权限制制度的构建——兼谈《商标法》的第三次修订”,载《法学》2006年第11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最新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